3508位用户,发布了12221篇文章,产生了99条评论!欢迎新会员:12345678901

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,并以此登录,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

精彩的SM游戏

velisa

velisa发表于2804天 19分钟前 来源:www.chinafemdom.com
 您现在正在浏览:首页 » 女士交友

女王推荐 QQ号列表
性感女S QQ: 878329599 母子调教 制服诱惑








小粗口 QQ: 908440376 丝袜高跟指挥
广告招商,在网站管理栏目留言
今天下班以后,按照约定我和她来到麦当劳吃了点快餐。    她问我:“上次你为何不满足我的要求,难道你不喜欢我?”我说:“正因为喜欢你而唯恐伤害你。”她说:“如果我喜欢被你伤害呢!”我想了想说:“那我只能遵命呐。”    用过餐后,我们来到了经常游戏的地方。    我说:“我们今天玩一个审讯女烈的游戏,好吗?”    她说:“那太好了,我很想演女烈。”    于是,我就把她五花大绑了起来,并把她的发卡拿了下来。顿时,她一头浓密的黑发披散下来,加上被捆绑的上身挺出的双乳,下身的单色长裙和高跟凉鞋以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,一付毫不畏惧的表情,真是活脱脱的女烈模特。    接下来,我走进里屋的写字台前,把包中的绳子、脚镣、皮鞭、夹子、针、蜡烛放到桌子上。    然后,到玄关用手帕蒙住她的双眼并象电影中的打手一样,“走!”我低吼一声,猛推她一把,    她踉踉跄跄进了里屋。    “不要碰我!”    说完,她一昂头,一付大义凛然的样子。    这时,我走上前去,解下了她眼上的手帕。    “为什么抓我。”她说。    “你是…”我说。    “是,就该抓吗?”她说。    “这不是抓,而是请。”我说。    “请?”    “是的。不这样请,你能来吗?”    这时,我顿了顿,说:“既然来了,就把你知道的情况说一说。”    “什么情况?”    “你们的情况啊!”    “那是我们的情况,不能告诉你。”    “真的不说?”    她理都不理我,把头扭向一边。    “你不说,你不想想后果?”    她还是不理我。    “你看看桌上是什么?”    “哼!”她这才回过头,轻蔑地看一眼桌上的刑具。    “难道你想吃这份苦吗?”    “随便!”她说。    “你这么年轻又很漂亮,不要遭这份罪吧!”    “废话少说,你想*嘛就来吧!”    “你究竟说不说?”我故意恶狠狠地说。    “想要我告诉你我dang的秘密,你休想!”她瞪起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说。    “好吧,不要一会儿,你肯定向我低头!”这时,我扯开了她的衬衣,露出了她一对雪白的、圆润而坚挺的乳房。    “畜生!”她挣扎着。    我又脱下她的高跟鞋和裙子,这样,她就光着脚只穿着性感的镂空的内裤。    接着,我把脚镣锁上她的脚踝。    真是一双好美的腿和脚啊!我从心里说。    说实在的,亚洲的女孩腿和臀部的缺陷较为明显:小腿短而粗、臀部扁而平,不具美感。    而站在我面前的女孩,腿部细而长,还有点肌肉,还有那微微翘起的屁股,真是老天爷偏心,给她这么好的身段。看来她也参加过体育锻炼。    “流氓!我就不说!”她的低沉有力的话语,打断了我的遐想,又让我进入了角色。    “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说完,我就把她推倒在床上,迅速扒下她的内裤。    说真的,我早就按奈不住欲火,这么美丽而可爱的女孩,不和她那样做,不是傻瓜蛋么!    “你要*什么?不要,不要!”    哼,嘴上说不要,可她那里已湿漉漉的,这会儿进去肯定特爽!    “啊-------!啊------!”她大力的喘息着,拼命咬着嘴唇,头在床上使劲儿扭动着。    “你这个流氓,无赖”    “畜生,啊-------!”    她的这些女烈受刑时惯用的骂语,更加强烈地刺激了我的性本能。    “还嘴硬,你到底说不说!”    “不说!就是不说!啊---------------!”说着,她突然昂起头,圆睁双眼,想用嘴来咬我。    她越是反抗,我越是兴奋。    我用手抓住她的头发,往床上摁,使她咬不到我。    “不说我干死你”    “干死我也不说!”她喘着粗气说。    我一边说着“台词儿”,一边猛烈地抽插着,她的呻吟声、低声的叫骂声和床体发出的吱呀声,就象美妙的助xing曲,使我陶醉在这激情游戏中。    一股暖流涌进了她那里,也涌进了她的灵魂。    她颤动着。看的出她也在享受着这好似“苦狱”般的,又好似“天使”般的快乐。    这时,我赶紧把她扶站立起来,提起脚镣上的锁链,将她带到卫生间“紧急处理一下”。(我可不想惹出什么麻烦!)    说心里话:我可能真的爱上她了!她的美丽、她的温柔和她的坚贞,还有她的强烈女烈情结,深深地感染着我,让我心灵深处的SM情结得到彻底地释放!    我又把她带进里屋,她又重现女烈的形象:昂着头、挺着胸、捆绑在身后的双手紧握成拳头,较为沉重的脚镣在她好看的脚后拖着,那双清澈美丽的大眼在两道柳眉下,愤怒地看着我,那一对迷人的乳房随着胸膛而起伏。    太性感了!简直就是影视剧里活脱脱的女烈再现。    这时,我感觉到又一个兴奋高潮即将到来!    我走上前去,一把抓住她的头发:    “你究竟说不说!”    她没理睬我,只是用眼看我一下,然后,把头扭向一边。    “再不说,我要上刑了!”    “来吧,我等着呢!”    我把她被反绑的双手松开,带她到房门边。这时已是上半夜,四周安静极了,只有她光脚下的脚镣发出清脆的金属声:哗啦、哗啦……    将她的双手重新正面捆上,然后就把她吊在了房门上,我一边问你说不说,随着她的回答不说,我就慢慢地收紧吊绳,直至她的双脚脚尖刚好够着地面为止。    这是的她:双臂高高地被绳索吊起;披散下来的乌黑长发自然地分散两边,一部分搭在乳房上;透过被扯开的衬衫,两只本来就高耸的乳房由于向上的张力;更加迷人而高傲;较为纤细的柔腰也由于腹腔的收缩而更细;两只在秀美长腿下的赤脚由于被迫支起身体的重量而张开了脚趾;一副较重的脚镣扣在它的上面,镣上的锁链铺撒在水泥地上;那双美丽的大眼闪着愤怒的光芒;嘴唇被牙齿向内紧咬着,俨然是宁死不屈的样子。    “你赶快招,快招!”    说着,我拿起了皮鞭。    “啪—!”    “啊—!”她闭起双眼,扭动着头颅,忍受着皮鞭在她肌肤上嘶咬:    “你打吧,打死我也不说!”她斩钉截铁地说。    “啪—!”“啪—!”“啪—!”我轻摇着皮鞭。(毕竟这只是游戏,打坏了她,我还舍不得呢!但没有一丁点儿的痛苦又不行,这就要掌握好份量。)    “你还不说吗?”我又拿起了绳子和夹子,把她的乳房四周沿跟部和后背紧捆起来。顿时,高耸的乳房更加坚挺了,再用夹子夹住乳头。    “啊—!”“啊—!”她摇动着头,竭力挣扎着。    “你这个走狗!啊——!”    “你还骂,我让你骂!”我故作恼怒状,用消过毒的针头,戳向那被绳索紧勒着的,又被夹子紧夹着的,已泛起微红的乳房。    我每戳一下,她跟着颤抖一下。    “禽兽!法西斯!”她还继续骂着。    我呢,也继续挥舞着皮鞭抽向她的一双赤脚。    由于被吊着,她的双脚无处躲藏,只好无助的伸展着,脚镣在皮鞭碰到时发出“叮当”的声响。    这时,我感觉有点儿累了,就停止了对她的拷打,点起了一支烟,一边坐在椅子上吐着烟雾,一边欣赏着被我百般折磨的,坚贞不屈的“女烈”。    “你渴了吗?”我喝了一杯水后对她说并端了一杯水到她跟前。    “滚开!”她厉声地说。    这时我发现:在我调节过的昏暗的灯光下,她近乎赤裸的身体上有微红色的鞭痕,那被捆起高举的双手和她那不屈而高昂的头,那赤着的、被脚镣禁锢着的、美丽却又被鞭打过的双脚,还有那两道炯炯有神而愤怒的目光,真有点象《红色娘子军》中的,被老四鞭打后的吴清华。(但我认为她*那位演员漂亮多了)    “你还嘴硬!来上老虎凳!”(这可是我家祖传的刑具,哈哈,在这儿开个玩笑,因为游戏让诸位看官可能较为残酷,所以调节一下。)    我把她从房门上放下,她已经被自己的汗水淋湿,拿下了绳子、夹子和脚镣,她的身体有点发软,我赶忙将水杯递给她,她一气喝了三大杯,这才恢复了精神。    “过瘾!被拷打的真过瘾。不过,要是真象江姐那样,在渣滓洞刑讯室被吊着,下面用火烤,上面挨着皮鞭,再不给喝水,我想我支撑不了多久,就要昏死过去的。但我还是不会说的!”    “那当然,我也没想到你会*第一次我俩玩游戏更坚强!”我由衷地赞扬道。(这时对她加以真心的鼓励是很重要的)    “来吧,你的老虎凳呢?”    “你再歇会儿吧!”我心疼地说。    “不要紧,我已恢复好了。再说,我的高潮又要来了,不然时间隔长了,兴趣会随之下降的。”    “真是虐恋游戏高手!”我这是在心里说。    “那好吧!继续用刑!”    我把她的衬衣脱掉,这时的她已全身赤裸,然后用绳子又将她五花大绑在椅子上,抬起她的双腿,在脚踝处用绳子捆好,再在膝盖以上大腿部用绳子捆在凳子上。    “怎么样,现在说还来得及。”我故意挑逗地说。    “你这个残害妇女的侩子手!任你用尽酷刑也休想得到我一个字!”她随被牢牢的捆着,却又挺起她赤裸的胸膛不屈地说。(她进入角色太快了,真应该去当演员)    “那好吧。”我说着就往她的光脚下放石头。    “啊—!”“啊—!”一块、两块、三块。    豆大的汗珠顺着她的脸流了下来,流淌在她深深的乳沟间,滴在了水泥地上,她咬着嘴唇,皱着眉头,紧闭双眼忍受着。    “你说不说啊?”我低吼着,手却停止了加砖。(叫她有点感觉就行了)    “不说!不说!就是不说!!!”她瞪大眼睛也低吼着。    “你折磨吧,拷打吧,用刑吧,我的革命意志就是这么顽强不屈!”    我也一下被她的女烈言语挑逗起来,那里反映又起波澜。    我拿起蜡烛,用火机点燃,让融化的蜡烛油滴向她的身体(注意:同好要玩此游戏,一定要掌握好离你的游戏伙伴身体的高度,还有选用的蜡烛一定要用虐恋游戏的专用蜡烛。这种蜡烛在网上可以买到,否则,轻易不要玩此游戏!)    “啊—!”“啊—!”她颤抖着。此时的她已是汗流浃背了,绳索因她的挣扎,而陷入她纤细的肌肤里,身上那微红的鞭痕与红色的蜡烛油交汇在一起,诱人的脚趾头因痛苦而张缩着。    此时,我又想玩虐足游戏,便拿出细细的晒衣绳,将她的脚趾掰开,用绳子依次把十个脚趾穿上。    “叫你不说,我叫你不说!”说着,我勒紧了捆住脚趾的绳索。    “啊—呸!你个淫贼!变态狂!革命者就是永不屈服!”她大口地喘息着。    啊,我真的忍耐不住了,迅速捆好她的脚趾,从她的小腿中把大腿处松下来的绳子,穿过脚踝上捆绑的绳子,再套上天花板上留给吊扇的铁钩,虽没有滚轮但尼龙绳还好比较滑,于是她的双腿被高高吊起,身体呈V字型,我立即把绳头在窗户外遮阳棚的固定栏上固定,便来到她高举的双腿旁,她还在愤怒地看着我。    我扒开那里,看到那被强烈受虐刺激的浓密之处,用手摸了摸,感到湿润而温暖,她的身体随着我手摸而颤抖不止。    “你要*什么?畜生!”    “我要帮你打针!”    “来吧!打吧,打吧,用针打死我吧!不然我活着,就要反对你们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反动派!”    我真的用尽毕生的力量,猛烈地发起对她的攻击。    “啊—!啊—!革命万岁!”她低叫着。    我知道她已进入了最高潮,其实我也一样。    “哇—!”我长舒了一口气,身体终于软了下来。她也一动不动,保持着深受酷刑的姿势,嘴里也发出愉悦的声息。    虽然太累了,但不能忘安全问题。我又打起精神,把她的双腿放下,松开她脚、手上的绳索,赶紧扶着她第二次走进卫生间,彻底清理“战场”。    然后,摆好桌、椅,收起刑具放入工具包内,仔细查看,不要留有任何痕迹。    于是,双双进入卫生间,爽爽地洗了个澡,她那“伤痕累累”的玉体经水流的冲洗后,更加迷人,加上那吣人心扉的香水味儿,我又醉了!我决定:    今夜我不离开她。    但不知她有无此想法?好!来个“欲擒故纵”!    我拿起她带来的干净衣服说:“来来来,把衣服穿上,我先送你,然后我再回家。”    “什么?!”她瞪着能“放电”的美丽大眼不解地问。    “不早了,一个单身女孩在外,不安全啦!”    “我单身?你是什么!”    “我是护花使者!又是虐花恶人!”我笑着说。    “是的,你很有自知之明。不过,你今夜很厉害,我很愉快!谢谢你!”说完,她在我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,还说:“不走好吗?”    说真的,我抵御不了她好美的眼睛,迷人的身体,不用说了,我彻底投降被女工当俘虏了。    我抱起她散发着香气的、柔软的身体,放在床上,我也就脱去衣服,靠着她躺了下来。    “抱着我,你抱着我”她撒娇地说。    我一把把她拥入怀中,真想这样一直到永远。    “哎,下次什么时候再来?每星期一次好吗?”她打断了我甜蜜的想法。    “不固定。每星期可以。”我说。    “太好了!你真好!”她说。    这其实是我也想对她说的话。    是啊!女人只要男人满足了她的要求,她的娇美就在你面前体现得淋漓尽致,男人啊,你就等着享福吧!不要伤害这样毫无防备的女孩!    啊!好好睡吧,我的天使,你柔美的女人性与坚贞的女人性,让我痴迷、陶醉,不能自拔。明早我虽离你而去,但下星期以至将来我都会向你走来! 

关注用户

   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…
上一篇:淫贱母狗自叙
下一篇:虐待新娘
暂无评论
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
评论

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,请先登录